專門出版 L. 羅恩 賀伯特 書籍,該作家被美國《紐約時報》評為國際暢銷書籍作家

希塔清新者大會

 希塔清新者大會

希塔清新者大會

一個吸引了世界目光的實驗:一株18呎高的蕃茄以及像西瓜那麼大的黃瓜,成了全球的頭條新聞。但是對於圍繞在羅恩溫室植物實驗周圍的偉大事蹟,以及有關生命本身的突破:生存與滅亡的基本念力設定在生命中如何交互作用,並且造成名為「受害者」的遊戲,那些報紙所知道的甚至還不到一半。緊隨著這個突破而來的,是更進一步的發現,揭露了一個精神個體念力設定自我毀滅的基本理由,以及解決之道——能夠掃除整個時間軌跡上偏差錯亂之核心的溝通聽析程序。此外,一個新的聽析類型的宣布,讓一位聽析員可以在同一時間處理數百個甚至數千個待清新者,從而造成全面性大規模的應用。這是大規模清新和拯救全球的方式。然而不管這些發展的規模有多大,背後還有更偉大的東西。因為在這場歷史性的大會中,羅恩第一次公開宣布購得了山達基中最有名的地址:英國薩西克斯郡東格林斯特德鎮聖崗莊園。

閱讀更多內容
購買
4,300 TWD
免運費目前符合免運費條件。
有庫存 24小時內寄出
版本形式: CD
演講: 6

希塔清新者大會更多相關資料

想繼續生活,一個人必須看穿使他退避的各種謎團。而其中最大的謎團就是:「我應該生存?還是滅亡?」── L. 羅恩 賀伯特

目標是什麼?清新。不只是清新一個人,而是數百人,甚至是數千人──而且要在同一時間內進行。

時值1959年。在戴尼提與山達邁入了第十個年頭,L. 羅恩 賀伯特開始一個全新的紀元永遠改變了山達基形象的新紀元。

山達基技術的發展,已達LRH自1950年所追求之境界由他以外的其他聽析員來清新待清新者一事,已獲實現。這使他能夠專注於實現大規模清新的方法。然而如同1959年的春天,他在《清新這個主題》一文所述,大規模清新並不是一個新的目標:

「我在1950年發現,其他聽析員無法達成這個目標時,便決定我非得做到這些事情不可:

1.研究有關清新的所有現象;

2.研究訓練聽析員進行聽析的方法,以及

3.藉由一般的聽析員,廣泛地使所有類型的個案達到原始狀態。」

首先,由於技術的成效已經達到一個新境界:技術能夠精準地產生效用;所以羅恩在1959年4月發表《賀伯特專業聽析員特別研修演講》,作為專業聽析員研修的主要內容。這些演講內容之豐富,賀伯特先生稱它們為「基礎中的基礎」。它除了在當時強調聽析員技術已達穩定,那些演講至今也當作聽析員訓練的基本教材。

更重要的是,此演講除了能作為永久的記錄之外,羅恩迫切需求新的專業聽析員研修,俾能夠快速地訓練聽析員,以達成他的另一項計畫。即上述的第三點:「藉由一般的聽析員,廣泛地使所有類型的個案達到原始狀態。」

事實上,必須要達成此目標,才有可能實現大範圍的清新。單就數字而言,如果每個人都要一對一的聽析才能成為清新者,不管羅恩訓練出多少的聽析員,都來不及讓所有的人被清新。而賀伯特先生尋找的清新方法,是要「簡單、快速、不貴」,好讓每一個人都可以享受到清新。

解決的辦法是利用相互聽析,由兩位聽析員一組,彼此聽析。 相互聽析雖然存在多年,但羅恩將要發表的,是全然不同的東西。這個辦法延續一個既定事實──至今所有相互聽析團隊乃受過訓練的聽析員所組成。然而,若羅恩必須將每一個人訓練至專業聽析員等級,始能由他們聽析其他人,這樣仍舊是一事無成。

有什麼解決之道呢?賀伯特先生為新的聽析員發展出一種全然不同的相互聽析。他稱之為「掩口聽析」,聽析員被允許執行的動作非常少,所以只需要少量的訓練即可。但那只是公式的一半而已。

羅恩的下一步,是召集聽析員接受《第六屆倫敦高階臨床研修》(ACC)的訓練,他提出了沒人聽過的東西──讓一個聽析員一次聽析幾百人甚至幾千人的方法,而且不是藉由對滿屋子人進行聽析指令的團體聽析。更明確地說,這方法是要讓數不清的相互聽析員,在幾乎沒受過訓練的情況下進行相互「聽析」,然而實際的聽析則是由在場一位受過訓練的聽析員進行。這其實是早期聽析程序發展時便存在的一種形式,羅恩在第六屆倫敦ACC中告訴聽析員們:

「所以,這是什麼?這是什麼呢?你認為這是新的。沒錯,的確是,這個技術是非常新的,效果也出奇地新穎。但這不是一個新的想法。因為這就是我在1946、47、48和49年完成這麼多聽析時數的方法。

嗯,讓一個聽析員處理很多組團隊的想法,這已經很久了。但今日用來實現這個想法的方法,卻是非常新的。」

沒錯,有一個非常「新的方法」,而且它跟這段研究期間著名的最後要素有關。賀伯特先生除了在倫敦教授聽析員的訓練之外,他還在一個全然不同的地方進行研究。即使多數的山達基人不知道,然而整個園藝界的焦點全都鎖定在LRH的溫室實驗,其實驗結果相當驚人──18英寸的蕃茄秧,以及有西瓜那麼大的黃瓜。雖然媒體很快就出現:「賀伯特博士的原子年代實驗室」、「對所有園藝工作者都具有重大意義的發現」的頭條,然而那些新聞記者所了解的部分,還不及故事內容的一半呢。

事實的確如此,這項研究非常深入,影響廣博深遠。其所揭露的,是生存與滅亡的基本念力設定,以及一個人如何變成了受害者。因此,隨著研究結果而來的,不單單是生命為什麼滅亡的機制,也包括了用來發動大規模清新的聽析程序。

然而,這一切只是開始。羅恩另外栽植了某樣東西,將使山達基在全球快速發芽生長。這件事至今尚未被提及的原因,純粹是因為羅恩想要以這樣的方式進行。

在1959年7月4號,華盛頓的碩漢飯店,眾人歡聲雷動地期盼其所不知的祕密。當燈光暗下,銀幕上出現一張相片,接著是羅恩不朽的話語:「那就是聖崗」。

« Congress Lectu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