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門出版 L. 羅恩 賀伯特 書籍,該作家被美國《紐約時報》評為國際暢銷書籍作家

自由大會

 自由大會

自由大會

距離上一場大會只有幾個月而已,大家卻早已翹首企盼多時了。羅恩之所以稱之為自由大會,原因之一是它開場於7月4日——美國獨立紀念日,其二是因為這場大會將會提到免於人類困惑的自由。精確地說,CCH的應用,已讓個案收穫向上達到一個全新的層次。善用它,熟練的聽析員可以聽析初生的小嬰兒、昏迷不醒的人、一個瘋子,以及最重要的:那些狀況好的人。但在此有個難處。CCH的有效程度取決於聽析員自己的個案和情緒度——事實上,需要情緒度40。假如每個聽析員皆必須先讓自己成為清新者,那麼要如何廣泛運用這些能伸入每個個案的聽析程序呢?這個問題的答案大大地改革了訓練和聽析:進階教導訓練演練(TR)。至於它對每個山達基人的意義,遠遠超過了聽析員技巧的教導——它們幾乎製造出了「人為的清新者」。這只是所有你會聽到的內容的開端而已。因為進階教導在自由大會出場時,一出場就很震撼!在最高的情緒等級——情緒度40,做現場的逗弄!這裡不只是這些技巧的正確表現方式,而且你會感受到羅恩在當教練時與生俱來的幽默。在一場如此生動的大會裡,你必須提醒自己這不僅僅只是為了娛樂而已!

閱讀更多內容
購買
7,700 TWD
免運費目前符合免運費條件。
有庫存 24小時內寄出
版本形式: CD
演講: 16

自由大會更多相關資料

我們幾乎立刻就要舉辦大會了。

這場大會我們稱它為《自由大會》,因為它將於一九五七年的七月四日展開,也因為它所談的,完全是如何免於人類的困惑,而得到自由。── L. 羅恩 賀伯特

羅恩在《能力》雜誌六月號中作出上述宣告。這日期再合適不過了。因為即將要出爐的,是讓美國在1776年簽署獨立宣言的制憲元老們,都無法想像的自由。

由於它「幾乎立刻」的迫切性,羅恩已經在過去六個月中,舉辦了兩場大會以及兩梯次高階臨床研修。此外,當時他剛從倫敦返國。在倫敦期間,他完成了最新著作《輻射面面觀》。因為關係到國家眼下的生存,那本書已在全世界造成新聞;但事實上,他的輻射研究已經帶來了更偉大的技術發現,及永恒的解答:控制、溝通、擁有(CCH)。

這些聽析程序的重要性再強調都不為過。它們提供了讓每個個案都能向上提升的關鍵入口。它的發現,完全來自於對現代人類墮落程度的認識:

「如果我們過去認為,人是百分之十的希坦加上百分之九十的身體,那我們所說的可能是漂進山達基裡的人,而不是一般大眾。

一般大眾不是百分之十、百分之九十的比例,而應該是萬分之一或十萬分之一的希坦,剩餘的都是身體和線路。在那裡的精神體,就只足以驅動機器。」

問題就出在此。賀伯特先生曾進一步描述到,由於待清新者只剩那麼一丁點的希坦在那裡,CCH的效果大部分要靠聽析員:

「主要要靠你的能力,來讓待清新者配合,把它做對。要用夠高的情緒等級來做,使待清新者的線路無法抵抗。」

因此,除了聽析技巧之外,這些聽析程序相當程度取決於聽析員的情緒等級,取決於他本身的個案狀態。但這也不是新問題,聽析員的訓練裡,早就包含了使用最新技術來提升他們自己的個案。在早期,聽析員有時會受到待清新者印痕的再刺激。然而現在,由於CCH聽析程序的威力,足以破解任何個案,因此聽析員受再刺激的情況,已經嚴重到了前所未有的局面。此外羅恩發現,聽析員受到再刺激,確實會妨礙待清新者獲得成果。事實上,要進行CCH,聽析員的個案必須處於一個非常高的境界:情緒度40──清新者!

這就是當初的困境:如何將足夠的聽析員聽析成清新者,好讓這個技術廣泛地散播出去。賀伯特先生很快地發現,那是行不通的:

「那樣的話你得從一個、兩個或三個人開始。時常有聽析員建議我,把某個人聽析到清新者的境界,然後讓這個人去聽析兩個人,然後讓這兩個人再分別去聽析兩個人,這樣一切就沒問題了。嗯,那聽起來不錯,沒有錯,只不過並不可行;那是行不通的。當你傳到大概第四個人的時候,可能在哪裡就有東西流失了。」

然而羅恩解決了這個問題。這是一個突破性的進展,將山達基帶領到一條全新的路徑,也永遠地為聽析員訓練注入活力。這便是進階教導訓練演練(TR):

「教導共有十三個層級的技巧,一層比一層高。

這些技巧最後會造就出一個行為如清新者般的聽析員。這些層級的訓練,在徹底執行後,會製造出一個合成清新者,同時也不會妨礙他一路聽析到成為清新者。」

這些就是羅恩為《自由大會》所帶來的。碩漢飯店曾舉行過多次山達基大會,但都無法和此相比。因為這一回,羅恩在講台上示範情緒度40──毫無保留的意圖。全場山達基人,也都大開眼界!

自1950年以來,羅恩一直致力於改良各種聽析步驟,以使每位聽析員在他們的聽析中都可達到相同的成果。而這次大會,是達到這個目標的里程碑。

美國人慶祝獨立,已經有二、三百年了。然而從此之後,七月四日有了另一個值得永遠慶祝的理由。因為就在這一天,羅恩傳授了能讓地球上每一個精神體獲得自由的法門。

« Congress Lectures